中海范文论文网

论戴望舒诗歌的艺术特点

中海范文论文网 http://www.sylvdiwmfs.cn 2019-12-14 19:04 出处:网络 编辑:





论戴望舒诗歌的艺。术特点
  
  作者/陈秋蓉
  
  戴望舒是我国现代派诗歌的代表人物,一生成就颇丰,作品影响深远。本文从作家人生经历人手,以诗作分析为基础,以归类研究为方法,探讨戴望舒诗歌的艺术特点。
  
  戴望舒,浙江余杭人,中国现代派代表诗人之一,著有诗集《我的记忆》《望舒草》《望舒诗稿》《灾难。的岁月》《戴望舒诗选》《戴望舒诗集》等。
  
  他1905年出生于小桥流水、杏花春雨的江南。青年时期先后就读于上海大学文学系、震旦大学法文系;1926年参与创办《璎珞》旬刊,发表处女诗作《凝泪出门》;1928年参与创办《文学工场》,在《小说月报》发表《雨巷》一诗,并因此被冠名“雨巷诗人”;1936年参与创办《新诗》月刊;1938年远赴香港主编《星岛日报》副刊《。星座》及英文刊物《中国作家》等,成为一名活跃的抗日文艺战士;1939年与艾青主编《顶点》,宣传抗日;1941年被捕入。狱,写下《狱中题壁》《我用残损的手掌》等作品,极尽抗日救国的豪迈;后经叶灵凤保释出狱,在新闻总署国。际新闻局工作;1950年因气喘病与世长辞。
  
  他一生的诗歌创作,带有命运转折、时代变迁的深刻烙印,以抗日战争为界,大致可划分为两个阶段:第一阶段自1922年起,到1937年止,主要抒发自怨自艾、孤寂感伤的情绪,表现出婉曲朦胧、隐秘含蓄的诗风;第二阶段自19。37年起,到1945年止,主要抒发忧国忧民、深沉凝重的情绪,表现出沉郁顿挫、悲壮豪迈的诗风。在诗歌的艺术特点上,两个阶段既有一脉相承的部分,又有判若云泥的方面;同一阶段在诗歌的艺术特点上,既有殊途同归的相似,又有风格迥异的差别。
  
  第一阶段的诗作大致有两种风格:一种以《雨巷》《微笑》为代表,空灵迷蒙、缠绵悱侧;一种以《夕阳下》《忧郁》为代表,孤独压抑、幽暗清冷。
  
  《雨巷》讲述了一场唯美动人。的梦境:“我”撑着油纸伞独自彷徨在细雨如线的雨巷,抬眼看去,巷道悠长,杳无人迹。“我”漫无目的地走着,犹如置身一幅古老的画面,多么希望逢着一位丁香一样、解我心忧的姑娘。她面若丁香,味若丁香,情若丁香,在雨巷中彳亍,凄清又惆怅,眼光如太息,从“我”身旁飘过,直到颓圮的篱墙,走尽这雨巷,带走她的颜色和芬芳。“我”徒自回味,反复想念,继续撑伞,彷徨寂寥,一如最初。全诗句子长短参差不齐,韵脚错落有致,词语重叠回环,节奏曲折往复,营造了一个凄婉迷惘的氛围。全诗仿佛笼罩在一个薄如烟纱的雨雾下,人影若隐若现,愁绪若有若无,距离若即若离,情境主客难辨,像。“面纱后面美丽的双眼”一样如梦似幻,引人人胜。
  
  《微笑》短小精悍,余味悠长。“轻岚从远山飘开/水蜘蛛在。静水上徘徊/说吧:无限意,无限意/有人微笑/一颗心开出花来/有人微笑/许多脸儿忧郁起来/做定情之花带的点缀吧/做遥迢之旅愁之凭籍吧/微温轻渺,欲说还休。”全诗意象丰富、语言跳跃、时空交错、语近情遥,堪比一幅素雅轻柔的写意画。
  
  再如《秋》,“再过几日秋天是要来了,/默坐着,抽着陶制的烟斗/我已隐隐听见它的歌吹/从江水的船帆上。//它是在奏着管弦乐;这个使我想起做过的好梦……”“我”独自默坐,抽着烟斗,听到江面上传来秋天将至的讯息,想起做过的许多好梦。全诗语言明白如画、感情自然淳朴,传达出一种恬静闲适的旨趣。再如《深闭的园子》,“五月的园子,/已花。繁。叶满了,/浓荫里却静无鸟喧。小径已铺满苔藓,/而篱门的锁也锈了/主人却在迢遥的太阳下。在迢遥的太阳下,/也有璀灿的园林吗?陌生人在篱边探首,/空想着天外的主人。”全诗意象流动、虚实相生,语言情趣盎然、曼妙如花,勾勒出一个花繁叶满、浓荫铺地、静无鸟喧、篱门锁锈、深闭不开的院子,只见篱边有陌生人探首眺望,猜想着主人的去向,也许是远行迢遥了吧。就这样,禅意陡生。
  
  类似的还有《我的恋人》中“我将对你说我的恋人,/我的恋人是一个羞涩的人,/她是羞涩的,有着桃色的脸,/桃色的嘴唇,和一颗天青色的心。”《烦忧》中“说是寂寞的秋的清愁,说是辽远。的海的相思。/假如有人间我的烦忧,/。我不敢说出你的名字。/我不敢说出你的名字,/假如有人间我。的烦忧:/说是辽。远的海的相思,/说是寂。寞的秋的清愁。”《白蝴蝶》。中“给什么。智慧给我,/小小的白蝴蝶,/翻开了空白之页,/合上了空白之页?//翻开的书页:/寂寞;/合上的书页:/寂寞。”《秋天的梦》中“迢遥的牧女的羊铃,/摇落了轻的树叶。∥秋天的梦是轻的,/那是窈窕的牧女之恋。//于是我的梦静静地来了,/。但却载着沉重的昔日。//哦,现在,我有一些寒冷,/一些寒冷,和一。些忧郁。”这些诗句舒卷自如、色调雅致、意境邈远,与《雨巷》在遣词造句、抒情达意上有着异曲同工之妙,是一类。
  
  另一种以《夕阳下》《忧郁》等为代表,语言悲戚,意象沉着,感情郁结,比之第一种,少了迂回萦绕的浪漫,多了语重心长的思考。
  
  《夕阳下》描绘了一个夕阳无限、天色苍苍的黄昏,如马致远的《天净沙,秋思》般催人泪下、撼人心魄。“我”独立天地间,看到晚云暮。色、溪水残日,不禁黯然神伤,觉得自己瘦长的影子像山间古树寂寞的幽灵。远山上。暮色正浓,似乎在哀悼终结的白日;幽夜将近,清风乍起,落叶翩翩;荒冢里光影乍现,蝙蝠在老树枝头私语,微弱的声线在晚烟中飘荡。如此一系列枯槁幽微的意象,传达。出一种愁肠百结、透骨酸心的感伤。“我”触景生情,感慨万千,所谓“以我观物,故物皆着我之色彩”。这在某种程度上可以用西方现代心理学重要流派“移情说”来解释,“当艺术家凝神构想,情动于中,想象异常活跃和驰骋的时候,他也就往往不自觉地寄情于物。”,“移情现象是一种‘外射’作用,即把我的情感‘外射’到事物身上去,使它变成事物的属性,达到物我同一的境界”。
  
  《流浪人的。夜歌》与《夕阳下》在艺术手法、意境创造上极为相似,都是情

[1] [2] 下一页




0

上一篇:

没有了 :下一篇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