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海范文论文网

论启蒙时代的历史观

中海范文论文网 http://www.sylvdiwmfs.cn 2019-09-06 14:04 出处:网络 编辑:






一般把18世纪初到。1。789年法国革命前的那些年月称为启蒙时代。这一时期,是启蒙运动“真正重要的阶段”(注:伯恩斯、拉尔夫:《世界文明史》,商务印书馆1987年版,第301页。)。作为深刻的思想文化革命,18世纪的启蒙运动,以启蒙理性主义冲击了几乎所有的思想文化领域,包括自然科学、哲学、伦理学、政。治学、经济学、历史学、文学、教育学等,开创了启蒙时代的文。化新气象。其中,历史学作为。一个新兴而重要的思想领域,其知识。地位得到首次确认,形成了独特的印记并产生了多方面的影响力量。


一、18世纪理性开启历史新方向


通常人们把18世纪的西方史学界定。为“理性主义史学”,因为18世纪启蒙运动的思想特征是“理性主义”,理性主义是一股弥漫整个欧洲的社会思潮,因而历史学领域也不例外。(注:张广智:《西方史学史》,复旦大学出版社2000年版,第137页。)然而何谓“理性”?则大多不予追究。正如德国文化哲学家恩斯特·卡西尔所说:“18世纪的精神通常被描述为一种‘理智的’精神。但是,如果理智主义意指一种超然冷漠和抽象玄奥的态度,并与实践的、社会的、和政治生。活实际相脱离的话,那么,没有任何描述会比这更不恰当,更易为人误解的了。”(注:卡西尔:《国家的神话》,华夏出版社1999年版,第219页。)可以说“理性”是一个极易引起分歧而又最令人困惑的概念之一。18世纪理性不是狭隘意义上的理性,而是一种比较朴素意义上的、古典意义上的理性。


18世纪理性是与基督教信仰相对立的。当时的启蒙学者把理性看作是与宗教信仰相对立的人的全部理智能力,狄德罗在《百科全书》的“理性”一条中指出,理性是“人类认识真理的能力”,“。人类的精神不靠信仰的光亮。的帮助而能。够自然达到一系列真理”。在他们看来,理性是一种“自。然的。光亮”。康德正是在这。个意义上总结和颂扬了启蒙运动,康德发表于1784年的“答复这个问题:‘什么是启蒙运动?’”一文中指出:“启蒙运动就是人类脱离自己所加之于自己的不成熟状态。不成熟状态就是不经别人的引导,就对运用自己的理智无能为力。当其原因不在于缺乏理智,而在于不经别人的引导就缺乏勇气与决心去加以运用时,那么这。种不成熟状态就是自己所加之于自己的了。要有勇气运用你自己的理智,这就是。启蒙运动的口号。”(。注:康德:《历史理性批判文集》,商务印书馆1996年版,第22页。)因此,理性是自然而然的智慧,理性是通向真理的直接向导。


不过,18世纪理性也是与形而上学体系相对立的。与17世纪唯理论理性相比,18世纪理性更富有古典哲学的意味。英国历史学家阿伦·。布洛克专门考察西方人文主义传统,分析了启蒙运动与文艺。复兴的相似性,指出:像文艺复兴时期的人文主义者一样,18世。纪的哲学家也崇拜经典的古代。又像人文主义者一样,他们对抽象哲学体系没有耐心,不仅攻击天主教经院哲学,而且也攻击笛卡儿的唯理论。他们在说理性的时候,心中想的是对智力的批判性、破坏性的运用,而不是它的建立逻辑体系的能力。他们是经验论者,是经验和常识的哲学家,不是17世纪笛卡儿式概。念所指的唯理论者。他们……对形而上学没有兴趣,关心此时此地的人生中的实际问题——。道德的、心理的、社会的问题。(注:阿伦·布洛克:《西方人文主义传统》,三联书店1997年版,第77页。)。美国历史学家卡尔·贝克尔揭示了“。近代头脑”更关怀事实。和现实的思想特征,“近代舆论气候的性质乃是事实性的更多甚于是合理的。支撑我们思想的那种气氛是如此饱和着现实性的东西,以至于我们只消有最低限度的理论性的东西,就很容易过得去了。”(注:卡尔·贝克尔:《1。8世纪哲学家的天城》,三联书店2001年版,第33页。)


18世纪理性与笛卡儿唯理论有着完全不同的。方向和旨趣,“其基本前提,不是知识必须形成体系,而是它必须建立在经验的基础上”。(注:哈多克:《历史思想导论》,华夏出版社1989年版,第96页。)因此,我们不难理解这一断语:“启蒙运动的灵感部分来自笛卡儿、斯宾诺莎和霍布斯等的唯理论,但是这个运动的真正创始人是。艾萨克·牛顿和约翰·洛克”。(注:伯恩斯、拉尔夫:《世界文明史》,第301页。)可以说,“敢于认识”是启蒙运动的座右铭,而“实践成了启蒙运动的口号”(注:哈多克:《历史思想导论》,第94页。)。


如果说17世纪的唯理论理。性具有一种“体系癖”,那么18世纪理性则是冲破唯理论体系的“独创力量”。对于18世纪启蒙理性,卡西。尔有着更冷静的分析和更富建设性的思想体系。卡西尔从哲学方法论的高度,精辟地阐明了18世纪理性的内涵与特征,指出18世纪理性不是先天存在概。念,而是作用概念、功能概。念,它具有分析还原与理智重建的双重功用。理性的性质和力量只有根据它的功用才能看清。(注:卡西尔:《启蒙哲学》,山东人民出版社1988年版,第11-12页。)正是这种功能上的理性而非纯逻辑演绎的理性是18世纪启蒙运动的基本精神,是其出发点也是结果,是旗帜也是前进的动力,是它特殊的魅力也。是真正的体系价值。所在。卡西尔说:“或许没有哪个。时期会像18世纪那样,在理论和实践、思想和生活之间,存在一种较为完全的和谐。一切思想都。立刻转化为行动;一切行动都从属于一般的原理和依照理论标准而下的判断。正是这种特征给。予了18世纪的文化以力量和内在的统一。”(注:卡西尔:《国家。的神话》,第219页。)




'p>


历史知识地位的确立伴随着启蒙时代一同到来,并非。偶然,它们两者之间有着内在联系。换。言之,为什么18世纪能够开启通往历史的道路,可以从18世纪理性观中得到解释。具有发现真理的力量。和内在统一的18世纪理性将历史纳入了哲学思考的范畴,抑或说,启蒙运动哲学本身需要历史的观点(指研究方法)。启蒙思想家的特点就在于“他们的意图和决心乃是要把思想和概念、事物的真相和事物本身都看作是变化着的实体,它们的特性和意义在任何时刻都只由于把它们看成是一场分化、展开和耗损与补充的永不休止的过程之中的若干质。点才能把握。”(注:卡尔·贝克尔:《18。世纪哲学家的天城》,第27页。)18世纪对历史举起了理性的镜子,通过镜子的反映观察理性的历史面目。而在17世纪唯理论哲学中,历史无甚地位,笛卡儿认为哲学意味着。系统全面的思考,而历史不过是“想象力的娱乐”。虽然“笛卡儿就其个人而言,也许。对具体的历史问题感兴趣,并时常也许会陶醉于某个历史作家的著述。但是他从不认为这种兴趣。与哲学和科学有什么关系。”(注:卡西尔:《符号神话文化》,东方出版社1988年版,第。44页。)在笛卡儿的教育理想中,历史被认为是教育中多余的甚至必须放弃的东西。与此不同,18世纪提出了历史领域中关键性的。哲学问题,探讨了历史的可能性的条件。“。18世纪致力于对历史获得清楚明白的观念,认清一般和特殊、观念和实在、法律和事实之间的关系,精确地。划清它们之间的界限,力图由此而把握历史的。意义。”(注:卡西尔:《启蒙哲学》,第192页。)在理。性与历史的关系上,不仅理性对历史具有意义,而且“历史研究乃是启蒙运动哲学的必要手段之一”(注:卡西尔:《启蒙哲学》,第218页。)。历史求助于理性,理性求助于。历史,结果就是理性精神。与历史精神的新综合。18世纪用综合的理性。取代了分析的理性,用能动的理性取代了静止的理性。正是理。性本身投身于历史流变的激流,在急流中找到安全,维护自身的稳定性和恒久。而历史就成了依理而动。的历史。这种理性观预示了一种新历史观的黎明,奠定了历史学作。为一种知识地位的认识论和方法论的基础。“随着1。8世纪的开始,近代思想的一个新方向出现了。”(注:卡西尔:《人论。》,上海译文出版社1985年版,第243页。)论文论启蒙时代的历。史观来自WWW.66WEN.COM免费论文网'p>


二、在宗教的历史评判上打开切口{iR1@?4Y\X*I)zP)eREt#\y$}F&1HxR}f,毕业论文网. x}ik)E=f4$"4oVa.0It:6R


广义地说,奠定18世纪开启历史之基的是科学从神学监护下的解放,正如卡尔·贝克尔所说:“历史学的兴起和科学的兴起,仅只是同一。种冲击的两种结果而已,仅只是近代思想之脱离对各种事实的过度合理化而要回到对事实本身加以更仔细和不涉及利害关系的考察上面来的那一。总趋势的两个方面而已。”(注:卡尔·。贝克尔:《18世纪哲学家的。天城》,第28页。)而这场运动的开端得追溯回17世纪。笛卡儿主义的确只崇尚纯演绎的理性,从而远离了历史。“按照这种哲学,任何纯事实的东西都不得声称有任何真正的确定性,任何关于事实的知识在价值上都无法与清楚明白的逻辑知识、纯数学和精密科学相比拟。”(注:卡西尔:《启蒙哲学》,第196页。)在17世纪,历史知识仍然被这种真理的理想遮掩着,历史还没有发现它的显要。地位,它被数学以及数学的物理学夺去了光彩。17世纪唯理论者认为,所有历史的对象,都属。于最低级的想象的知识——想象,因为时间本身不过是想象的一种方。式。历史知识依凭的是记忆而非理性,历史在根本上是一种懒散的好奇心,那种日夜奔忙去发现去搜集过。去时代和遥远国度的偶然事实,在笛卡儿看来,犹如患浮肿病的病人,即受罪于难以满足的饥饿又不可遏止的干渴(有意思的是培尔自喻患了“积水症”,对历史事实,给得越多,就越想要。不过,一个是摒弃和排斥历史,一个是使历史事实成为科学学说的真正模式)。


即便如此,假如我们


[1] [2] 下一页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换一张
取 消